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游戏斗牛

时间:2020-02-28 17:49:46 作者: 浏览量:57616

AG非凡同享💰【6ag.shop】💰【游戏斗牛】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见下图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见下图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如下图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如下图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如下图

洗猫记洗猫记,见图

游戏斗牛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游戏斗牛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洗猫记

1.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2.洗猫记。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3.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洗猫记

4.洗猫记。

洗猫记洗猫记洗猫记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洗猫记。游戏斗牛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2020欧洲杯下注

洗猫记

AG环亚会员

洗猫记....

环亚集团

洗猫记....

亚游真人

洗猫记....

威尼斯真人厅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

相关资讯
足球比分007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

AG积分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

环亚大师赛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

ag闲庄和计划

炎夏已至,天气暑热,且蚊虫叮咬,不堪其扰。反复灭杀,仍不能止。吾家收养弃猫数只,某日忽见蚤附于猫体,顿悟扰我者恐非蚊蝇。遂决与之沐浴,以绝后患。然吾每日奔波忙碌,无暇顾及。语之老母,应之甚快,然终不能行,借口再三。昨日吾气急,与母争辩,言其未挂吾于心。母无奈允诺与吾共沐数猫。遂烧水,即成,问:“孰先?”吾答:“先至者先。” 此时一猫曰小黄者恰还家,速捉之入盆沐浴。此猫前次沐浴时甚小,见此景不知何事,且猫生性惧水。入盆后惊慌不已,挣扎不驯。吾等牢制之。其见无可挣脱,无望大号。其声不类平日,甚怪之。闻之毛骨悚然,他猫闻之,皆聚集而鸣,声似皆疑,不知何故。吾甚恼而斥之:“吾非杀汝,沐之可清洁舒适,何事大号?”未免邻里生疑,速沐之而至室。稍送桎梏,小黄即奔之如电,状类疯癫。四处挨蹭,欲干其毛发。余颇费周折,始捉之梳理。环视之,见满室狼藉,如遭大战。余与母亦力竭而坐。余向母曰:“今始知汝为甚不愿助其沐浴,如历大战,甚累。” 呜呼!天下爱宠之人,皆需慈母之心,否则勿做饲主,信之!翻译:夏天到了,天气炎热,蚊虫叮咬,非常让人困扰。我家收养流浪猫数只,一天发现猫身上有了跳蚤,才知道不只是蚊子咬我,决定给猫洗澡,以绝后患。可是每天上班很忙,没时间。跟老妈说了让她给洗。她总是答应的很痛快,可一直不执行。老是各种借口。昨天终于爆发,和老妈抱怨她根本不关心我。老妈无奈答应和我给猫洗澡。烧好水问先洗誰。我说,谁在洗誰。一眼看到小黄在,一把抱起,放在盆里开始洗猫。小黄只在很小的时候洗过一次,早就忘了洗澡是怎么回事了。而且猫本性怕水,一进澡盆就开始惊慌大叫,挣扎扭动。被我们牢牢控制住。见挣扎无效,开始绝望的嚎叫。不是它平时的声音,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嚎叫声,听得人毛骨悚然。还把其他猫招来围观,也跟着叫唤,声音很困惑,不知道它什么情况。气的我骂它,又不是要杀你,洗澡是为你好,叫什么?为了避免招来邻居关怀,匆匆洗完抱回房间。一松手小黄就疯了似的在屋里横冲直撞,到处蹭,想把自己弄干,好不容易抓住吹干,屋里一片狼藉,形同战场。我和老妈也精疲力竭,我对老妈说,难怪你不愿意洗,跟打仗似的,太累了! 唉!天下喜欢宠物的人,都要有一颗慈母般的心,否则不要养宠物,这是真的!

作者:wufan0419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