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102450763

夺宝连环

时间:2020-02-28 16:25:11 作者: 浏览量:25208

AG非凡同享💰【6ag.shop】💰【夺宝连环】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见下图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见下图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如下图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如下图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如下图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见图

夺宝连环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夺宝连环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1.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2.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3.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4.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夺宝连环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新万博全称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欧冠开户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188比分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ag手机客户端

已亥冬月与周君书....

澳门金沙威尼斯

山风日起,照面无期。读韩君平送别诗,有“柴门流水依然在,一路寒山万木中”不觉哑然。昔得奉袂,共赴丰湖之会;风送秋叶,又作天涯之别。君初以横渠先生“四为”领首会垣,鸿轩凤翥,无不欣然,某粗妄不堪,亦争附骥尾,诸君卓然超拔,雅量春风,幸得许以同味。三载睹锦章雄则,若饮浆抚玉,感其情之弥殷,念其谊之更洽。

顺逆悲欢,可谓孔方兄所与,潦倒风尘者再,奔入俗流者靡,然诸公耿介,本无媚容,鲜不为狂且怪者,碎壶拔剑而歌,往往有之,菊竹无主,憔悴凋零而已。每于清流萦绕,茅屋皓月处,思当日痛快淋漓之语。不堪再忆,碌碌依人,古风已已。

某本无能,数年所聚书卷,展而读者,百之一耳,君赠某之老梅,昨岁为新构大屋者落石流沙所伤。

雁杳鱼沉,世事多转,读诗怀远,彼此俱难,不知何日得素琴再响,纵酒肆谈?

爰裁尺素,万祈珍重。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